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联网巨头做硬件 不是有钱就行

来源 AI财经社

巨头入局抢人

同组的3个人陆续跳槽去了字节跳动。这让网易有道某部门的负责人唐骏心生郁闷。“头都晕了。”

在唐骏看来,他们部门的人个个能力突出,不说以一敌百,“以一敌十应该能到”。他的一个同事去了字节跳动之后,一个人包揽了组里“5个人的工作”。

字节跳动挖人出手阔绰。待遇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网易有道,一些重要业务线的员工们最近不断遭受来自字节跳动糖衣炮弹的侵扰。唐骏私下也被同事问到,“你是不是也在被挖?”

唐骏在网易有道工作多年,已经习惯并融入了公司的氛围和文化。同时,他所在的岗位也是他喜欢且擅长的。“继续在网易有道往下做更得心应手,如果去别的公司又得经历从0到1的过程。”他说。

但抵御诱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道好多人在字节跳动工作”,在有道内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这些被挖角的人才当中,不少都和硬件业务有关。“你会看到字节跳动今年下半年全力投入硬件部门。”一名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

这两年,字节跳动大张旗鼓开展教育业务,并在今年10月份宣布“大力教育”品牌的当天,发布了一款智能作业灯,这正式揭开了它进军教育硬件赛道的大幕。而它入局靠的基本是“买来的竞争力”。

2019年初,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硬件团队,团队并入后组建了新石实验室,探索教育硬件方向。此外,字节的另一支硬件团队据报道由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带领,Musical.ly于2017年被字节跳动收购,不久前字节大力教育推出的作业灯就出自该团队之手。“两条腿走路”也足够说明字节跳动对教育硬件的重视程度。

重视也体现在外部人才招募,字节跳动在这方面挥金如土。“薪水直接翻倍。”有跳槽到字节的互联网从业者对AI财经社称。

事实上,过去多年,教育市场竞争一片红海,不过教育类硬件却长期没有存在感,习惯性被忽略。但这并不影响它始终是一个被长期看好的市场。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线上教育需求激增,学习硬件销售前景向好。

“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讯飞近期发布了新一代智慧课堂解决方案,切入教育大屏赛道。在B端业务之外,讯飞也在尝试更多C端消费硬件产品的突破。科大讯飞已发布多款智能笔记本,覆盖大学生、上班族的学习、办公场景。

此外,BAT齐聚这一赛道。百度和阿里纷纷通过智能音箱发力。百度小度智能音箱开始宣传主打“教育的好帮手”。今年百度推出首款儿童教育智慧屏智能音箱。阿里天猫精灵5月连推两款家庭智慧教育新品。腾讯则收购了搜狗,被认为是补充了在教育硬件上的短板。

与这些巨头相比,网易有道较早就押注在教育硬件方向。过去3年,有道硬件从零探索,逐渐构建起了以有道词典笔系列为主的学习硬件矩阵。在市场机遇到来后,有道也率先享受到了“红利”。根据网易有道今年Q3财报,智能学习硬件贡献收入为人民币1.63亿元,同比增长了289.3%,成为其在线课程以外的第二大营收来源。

网易有道的员工们为产品和业绩振奋的同时,也成为了来势汹汹的字节跳动挖角的目标。

不是有钱就行

一面似乎是大好的市场前景,一面却是惨痛的互联网做硬件的教训。

“实际上,互联网公司做硬件成功的很少。”网易有道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坦承,“很多互联网公司都在做硬件,但对整个硬件的研发规律、打法不是太明白。所以,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互联网公司目前来说,做硬件还不是太有优势。”

该人士出身传统硬件企业,认为硬件有自身的规律。“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们都是做软件起家的,软件的能力很强,理解也很到位。但是在做硬件决策中,往往受制于没有从事过硬件的研发和制造。这也是为什么说包括腾讯、阿里做了那么多硬件,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原因,而是侧重于直接买团队。”

做硬件是高风险、高投入、周期长,但回报率不高的事。做软件往往是轻资产、快速迭代,且回报率高。相比,硬件公司一般自嘲是“脏活、累活”。

在新入局的巨头中,字节跳动是投入和势头最凶的,但能做成什么结果,依然要看持续投入的决心。“大家都会尝试,但就看愿意投入多少力量。”一位业内人士评价,字节跳动和腾讯都不差钱,但互联网公司做硬件“不是有钱就行”。

有道在做硬件的早期,软硬件公司两种不同DNA的结合过程也经历了痛苦的磨合。“硬件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叫做谋定而后动。”一位参与了有道硬件早期研发的人士说,提前6个月做规划,中间每一步都要想明白,6个月以后东西出来,这中间改动的机会极少。“但是软件公司,讲究快速迭代,中途看效果,3天不行我就改。”

这种碰撞当初在网易有道内部经常发生。对抗的两方,一方出身互联网,不习惯一下确定半年的决策保持不变。一方来自硬件产业,不能忍受三天两头的细节改动。“中间比如要修一下模具,两个礼拜;改板,至少周期要45天。”上述研发人士称。“不同的思维方式产生这种不同的决策,但你不能说谁对谁错。”

有道词典笔2产品研发的时候,多个团队一起开了数次产品讨论会,有些会时间长达七八个小时。但开来开去,对于产品到底怎么做,始终没有最终的结果。没有最终的拍板定论,让研发部门的员工陷入沮丧。“这个东西如果不是整齐划一的话,6个月以后你拿不出东西来是致命的,对个人、团队都是致命的结果。”研发人员背负着压力。

他们也最终可能会背负耽搁产品进展的锅。为此,设计部门和研发部门的人经常吵架闹矛盾。关于第二代词典笔,双方最大的一个争议集中于,笔头的设计分歧。“设计部的同事追求完美,注重产品使用体验和人机尺寸,要求苛刻。”一名知情的有道员工表示,“但研发的同事认为受制于技术条件,这个设计在工程上无法实现。”

双方多次不欢而散。当时研发的成员吐槽:我的目标是做一百万支笔不出问题,不是做一支笔不出问题。比如说我目标做200万台,得瞄准500万台的量产质量要求去做,没法说做到一半再去提升,切换不过来的。

吵归吵,所有人都为了争取一个好的结果。

2018年前后,翻译机市场火热,科大讯飞、搜狗、小米以及市场上多个初创团队都涌入这一市场。网易有道也押注翻译机市场,重点投入研发的有道翻译王被赋予重任。翻译王2.0上市之初,有道特地包了一架客机,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空中发布会。但该产品的实际市场表现远低于预期。虽然有道翻译王依然做到了该领域份额的第二名,位列科大讯飞之后,但该产品受制于有限的市场空间,总体销量一般。

这对有道亲自操刀的员工们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参与其中的个别员工甚至因此对互联网公司做硬件产生怀疑,“打起了退堂鼓”。期望和失望都源于对市场判断的失误。“翻译机的需求偏向商务,并不是教育市场。”一位内部人士反思,量级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翻译机上的“失利”,让他们无限渴求在词典笔上收获成功。

设计负责人直到去了一趟产线现场,实地了解到理想方案工程实现的难度,最终才做出了让步。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有道词典笔2的既定节奏,这款产品在2019年8月上市后也迅速被市场认可。据称,“一年的销量已经超过100万台”,远超过了内部最早“20万-30万台的预期销量”。这也让这支笔成为了学习硬件垂直品类中最热销的产品之一。

可以说,真正在这款产品之后,做了近两年硬件的网易有道才真正“入门”,找到了做硬件的感觉。

三个能力都要强

但放眼整个教育硬件赛道,不只是互联网巨头的比拼,还有传统硬件企业的身影。

传统硬件企业步步高,掌握着线下强大的渠道网络,而且市场营销策略独到,靠小天才电话手表掀起了“儿童社交风潮”。但它并不能算是严格的学习硬件,卖得好和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小霸王学习机一样,靠的都不是学习功能。

科大讯飞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起家的公司,有浑厚的算法实力,也有较完整的硬件能力,但缺乏内容的支撑。一位分析人士告诉AI财经社,科大讯飞的问题是“摊得太开了”,所有的能用算法的东西它都想去做,反倒不如专注某个市场。

杀入战局的字节跳动,发力教育做内容和硬件的双重投入,不难看出想要追求的也是软硬兼顾的战略方向。不过,内容和硬件两项能力目前都处在修炼内功的阶段。

腾讯在教育硬件的想法也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就曾推出一款智能早教机器人小小Q。其前身是腾讯在2011年推出的机器人小Q。而今年收购搜狗,也被认为腾讯在教育硬件能力方面得到了补强。

但腾讯在硬件业务上更多是试水心态。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AI财经社,腾讯多年前还曾调研过互联网电视市场,但最终只停留在调研阶段。“做硬件干的尽是些脏活累活,还不容易赚钱,是互联网巨头态度摇摆和观望的关键。”

12月1日,有道词典笔3上市。查词功能从上一代扫查升级为点查,更加迎合低龄儿童。更大胆的尝试是,有道给最新的词典笔配备了一块“更大”的屏幕,与多家顶级出版商合作推出可视化的动画互动绘本。

网易有道CEO周枫在新品发布会后说:“做好学习硬件需要三足鼎立,三个能力都要强,硬件能力强、算法能力强、内容能力强。”网易有道已经在相对欠缺的硬件能力上“积累了四年的时间”。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有道词典笔构建起来了一定的门槛。“有道做了词典笔抓住了市场刚起步的机遇,但未来的竞争是内力的比拼。”

就现在教育硬件市场规模而言,目前还在培育期。教育市场需要智能硬件。“等到量真正起来,小米、华为等玩家也都会进来,这是一个可以预见的事情。”一位行业人士称。换句话说,现在市场上的玩家,无论出身互联网还是传统硬件,都要在窗口期内尽力补课,才能在市场拐点到来的时候随风口起飞。

(文中唐骏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皇冠体育登录_点此进入 » 互联网巨头做硬件 不是有钱就行